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其他

李清波 2013-05-10 其他 52683 复制当前网址

《奋斗》第二季经典美文

《奋斗》第二季剧情人物命运介绍。陆涛刚到法国接到了华子向南打来的电话告知陆涛的父亲不幸去世了。陆涛认为是徐志森去世了。结果告知是陆亚迅去世了。陆涛极度伤心,决定回国参加丧礼。夏琳说等他事情结束后再来法国。 陆涛的亲生父亲徐志森手术却取得了成功。陆涛把陆亚迅去世的责任都怪在了徐志森和他母亲身上,陆对徐态度更加恶劣。 向南和杨晓芸复婚后杨对向南与瑶瑶之间的事情心里不能平衡,经常拿这件事情对向南进行攻击。向南对杨的态度只是忍耐和宽容。 华子和春晓关系更进一步,两人同居在了一起,同时他与猪头和一个新角色(四九)又开了两家泰国餐厅。米莱去美国后继续学设计,其父母两人决定环球旅行,先去了欧洲。 徐志森手术后身体情况一直不太好,当陆打算再去法国找夏林的时候,她母亲找他谈了一次话,告知她去医院是陆亚迅的意思。和徐没有任何关系,并说出了一个让陆涛决定留下来的秘密。在徐和母亲的再三挽留下陆涛留了下来并且进了徐的公司。 华子和猪头的餐厅由于过于乐观以及四九的贪得无厌设的圈套后来发生了亏损,和四九发生了债务纠纷打起了官司,华子猪头两人与四九打官司的同时四处借钱准备进行转型,当官司没有希望快输的时候,向南对华子说起了瑶瑶可能能帮助他们打这场官司。于是华子和向南找瑶瑶帮忙,当瑶瑶经过复杂而艰苦的努力后,最终帮华子和猪头赢下了这场官司。瑶瑶对向南说她还会等他回来,向南流着眼泪继续回到了杨晓云身边。杨晓云的生意做得不错,有了钱后杨和其母还是一副小市民的嘴脸,对向南极其不满,小看他不能挣钱没出息。陆涛进公司后依然对夏琳痴情不已,劝夏回国和他一起干可是夏琳没有同意,陆涛和林老板合作做一个房地产项目,徐厚森只给陆三亿,让他自己和林去谈判合作的事情,徐的目的是让儿子慢慢成熟起来学会做生意,可是陆涛继续着自己完美主义的思想干事情,林对其非常不满。 华子向春晓求婚得到了同意,并买了戒指领了证。向南经过瑶瑶的介绍跳槽去了一家美国驻华的设备公司,这家公司的实力相当雄厚,向南进公司后得到了重用。 陆涛和向南华子三人依无聊时候去喝酒打桌球。夏琳毕业后在法国和一家公司签了两年的工作合同,陆涛对其不和他商量不满,夏琳觉得陆依然是那么幼稚。告知陆后悔两人过早决定结婚是个错误,由于陆涛生意上不得志一怒之下说出他也后悔,夏琳告知陆涛回国后两人离婚。
奋斗第二季第十二集剧情简介
  徐志森要回美国去处理生意,他约陆涛过来谈话,徐问陆涛,在他心里觉得陆亚迅成功还是他成功,陆涛回答说以前觉得老徐你非常成功,我也想像你那样,可是后来觉得陆亚迅比你成功,他至少有个幸福的家,在这点上你不如他,你为了自己的目标放弃了你最爱的人,这样即使成功了又有什么意义呢,还不是孤独一人。徐对陆说:在感情这件事情上,我不如陆亚迅成功,但根本的原因是我和陆亚迅是两种不同类型的人,他和我的追求不同,你陆涛身体里流着我的血,从根本来讲,你和我本质上属于一种类型,可是你从小接受的是陆亚迅式的教育,所以我对你的要求你觉得过分。但是你想想你到底要的是怎么样的一种生活,你的目标和追求到底是什么。陆涛对徐的说法大为恼火,态度恶劣的说:我的追求和目标很简单,就是要和夏琳在一起。如果不是你们要我留下来,我现在正在法国。徐耐心的对陆讲道,陆涛你错了,你想想你的目标真的就是这样的吗?陆亚迅对你的教育你为什么一直不接受?因为你从根本上来讲就不喜欢也不愿意接受平淡的生活。你不是一个可以耐得住寂寞的人,你向往的是成功。陆涛不想再听了,起身要走,徐志森最后对陆涛说:你现在要学会的是什么叫做责任!其它的我们以后再谈。 米立熊夫妇正在英国游玩,突然接到了米莱同学的电话,说米莱情绪出了问题,希望他们到美国去看看能不能帮助米莱,夫妇二人立刻赶往美国。 华子和猪头注册了设备公司,可是他们在这方面的关系网有限,生意一直不是很好,华子卖房和春晓没有商量,春晓问华子爱她吗?华子的回答依然有点犹豫。 向南完成了几单生意的谈判,公司给他发了奖金,向南回家后兴奋得对杨晓云说他想要孩子,杨对此的态度却很冷淡。 第二天杨给夏琳打电话说起了此事,夏让杨自己决定,不要像她和陆涛那样就行。晚上回到家杨晓云对向南说要孩子的事情能不能再推迟两年,现在趁年轻多挣点钱。向南对杨的说法不赞同,杨说现在我们先换个房子吧。向南说要换先换车吧,两人又为此事发生了争吵。陆涛向南华子三人坐一起喝闷酒,说着彼此心中的不快,华子说春晓可能对他有点不满,向南说你那是有点,杨晓云对我那是一直。我不想要孩子她和我离婚,我想要孩子我看她也想离婚。华子开玩笑说向南你是不是心里对遥遥还念念不忘呢。向南叹息道一切都已经晚了啊~ 这时陆涛的手机突然响了。。。。。。
奋斗第二季第十三集剧情简介
  陆涛的手机响了,是夏琳打来的,夏琳对陆说她两天后回北京,陆涛欣喜,说去机场接她,夏琳说不用了,到了后和他再联系。挂了电话后陆涛对华子向南说夏琳的口气不对,不会发生什么事吧。两人安慰陆说她肯定是按耐不住寂寞想你了所以决定回国了。。。 两天后夏琳给陆涛打电话,问陆有没有时间,陆涛说他马上去找她,问夏琳在哪里,夏琳说她在离婚办事处门口,让陆涛带齐证件过来,免得一会还要回去再取。 陆涛一下子懵了,问夏琳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想干吗?离婚的话也说是两年后不是今天啊? 夏对陆讲,带齐证件过来,过来我会给你讲清楚的。 陆涛说不可能,夏告诉他,如果今天不过来,这辈子都再不会见面。 陆涛决定过去问个究竟,于是带着两人领了不到一年的结婚证去找夏琳。 见到夏琳陆涛心里说不出的滋味,问夏到底怎么回事,夏琳告诉陆涛她在法国认识了新的男朋友,两人同居了,并且决定要在法国结婚定居。陆涛大怒,说不可能,夏琳你不会是那样的人。夏琳对陆说:陆涛你再不要幼稚了好不好,为什么我和你可以一见钟情,我和别人不可以呢?陆涛问夏那男人是谁,夏说是她在法国公司的上司。陆涛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说你再不要闹了好不好,我有什么不对我会改正,但是你不要离开我。夏琳说不可能了,在法国和那男人已经同居了,马上准备结婚。陆涛听完拉着夏琳的手立马进了办事处。。。 办完手续后,陆涛狠狠的对夏琳说,你去和你的上司继续同居结婚吧。夏琳默默地看着陆涛,对陆说:陆涛,我知道你伤心了,在这一刻,是我长这么大最伤心的一刻。但是我必须离开你,因为我们两认识,结婚,也许就是错的。我们要对自己做的错事负责。陆涛不解说道:我们两犯什么错了,我和你在一起现在对不起谁了?夏琳看着对陆说,你最近能抽出时间来吗?能不能去美国看看米莱。陆涛感到夏琳说的莫名其妙,好好的我去美国看她干吗,我和她是朋友,什么事情都说清楚了,她的病也恢复了。。。夏琳打断陆涛说:你知道米莱在美国自杀的事情吗?! 陆涛心中大惊:什么?! 米莱自杀?我压根不知道这回事啊!“那你给米莱有没有打过电话,”夏琳问道,陆涛说最近一直很忙,所以没顾上和米莱联系。夏琳对陆涛的说法很失望,对陆说:你成熟一点,理智一点,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应该要对自己犯的错负责任了,你去美国看看米莱吧,现在她需要你,至少现在需要你去安慰她一下,我们两对不起她,现在是需要弥补的时候了。陆涛似乎明白夏琳突然离婚的举动,说:你离婚是因为米莱对吗?夏琳说这已经不重要了,现在你可以没有顾及和牵挂的去看米莱了,去照顾她一段时间吧,她现在最需要你,比我更加需要。
夏琳回了法国,杨晓云晚上回家和向南商量,说他只要辞职两人一起干,她马上要孩子,向南考虑了一下,问是不是真的,杨说绝对不开玩笑,向南说让他再考虑考虑。 陆涛深思熟虑之后决定五天后去美国看望米莱,他将生意上的事情全部交给了吉米和林老板负责,灵珊找到陆涛说一定会帮助陆涛处理好生意上的事情,安心的去美国看望米莱吧! 猪头和华子的生意状况不是很好,露露在家没事干,猪头让华子帮忙给露露介绍个工作,华子想来想去,决定去问问杨晓云那里需不需要人帮忙,对杨晓云说完情况后杨说马上就让她来吧,现在她正需要一个可靠的人帮忙呢。露露去了杨晓云的店里上班,帮助杨打理生意。 春晓想继续做模特,华子不是很赞成她一直做这个职业,劝她还是不要拿这个当职业干,以她的能力去找工作一定能找到更好的,春晓说暂时不想考虑其它的工作,以后不想做模特得时候再找工作。 在机场,华子春晓向南和杨晓云都来为陆涛送行,大家都祝愿他去美国后能帮助米莱早日康复。
奋斗第二季剧情第15集提前介绍
在飞机上,陆涛满脑子都是米莱和夏琳,他想不明白这两个人对待感情的态度差别会这么大,真希望她们能对换一下,要是夏琳像米莱那样对自己痴情,那该多好, 这次去看米莱结果会怎么样,陆涛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毕竟是自己对不起米莱,米莱受到的痛苦远比自己想象中要深,否则她是不会选择自杀的。陆涛在飞机上一直想着见到米莱该如何抚平她感情受到的伤害。。。。。。 经过漫长的飞行,陆涛终于到了纽约,看着这个陌生的城市,想到米莱,他似乎感受到当时自己做得太过分了,让米莱感情受到伤害,生活在陌生的异国他乡,自己真是太自私了,当时怎么就就没想到这些呢。 陆涛按照夏琳告诉她的地址找到了米莱一家的住地, 当米莱父亲开门他们面对面的时候,他看到了米立熊对他既期盼又厌烦的表情,陆涛知道现在解释都是多余的,两人没说什么话,米立熊立刻带着他去见米莱。当陆涛见到面容消瘦,脸色惨白的米莱的那一刻,陆涛不知不觉中留下了眼泪,米莱身体非常虚弱,对陆涛轻声说道:陆涛你怎么来了? 陆涛立刻走到米莱躺的床边,拉着米莱的手说:米莱,对不起。我知道我现在说我忙没和你联系那些话都是多余的,我们现在一起坚强起来,共同渡过这个难关好吗? 米莱强忍着身体的痛苦对陆涛说:我没事,你别担心好吗。我马上就会好起来了。 陆涛愧疚的说,没想到会伤害你这样深,我一直没有真正的理解到你的痛苦,都是我太自私,当时如果对你不这样漠不关心,我想事情不会是这样的结果,我一直以为你的病已经好了,没想到你压根就没好,而是越来越严重,只是当时你为了不让我担心,强忍着让我觉得你好了,米莱你怎么能这样呢,这样会让我们很担心你,我们大家怎么能失去你这样一个朋友呢。米莱深情的看着陆涛说:真的不要担心,你那边那么忙,你怎么能到美国来呢,你应该处理北京生意上的事。夏琳告诉我你那边生意上事情很复杂,都怪我,害得你们着急,其实现在真的没事了,当时我就吃了一瓶安眠药,医生都帮我洗出来了,我马上就能正常生活学习了。陆涛说:北京的事情我交给别人处理了,生意的事情再大和你比起来也都是小事,你不要劝我回去,我没来过纽约,还等你给我做向导呢。米莱笑着说道:好,我不劝你回去,我一定带你去玩遍纽约。。。几天后,米莱身体情况慢慢恢复了,米莱要带陆涛出去,得到了父母的同意,米立熊单独对陆涛说,我就米莱一个女儿,她是我们全部的希望,希望你能好好开导她陪陪她,让她尽快摆脱感情受伤的阴影。陆涛心里非常内疚,对米立熊保证,一定会让米莱好起来。让她像以前那样的可爱,那样的热爱生活 米莱带陆涛去参观她学校,在校园里,对陆涛讲,每当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坐在这条椅子上的时候,就想起了和陆在北京的情景,那时候是那么的幸福和快乐,一切都像一场梦,自己不愿意醒来,所以想到了自杀,让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 陆涛说,我们想办法从梦里醒来,而且醒来后依然幸福快乐。 米莱说你和夏琳已经结婚了,你陪我时间久了她会生气的。 陆涛苦笑着说道我们已经离婚了 。米莱不敢相信,自己自杀也给陆涛带去了如此大的伤害,对陆涛说:对不起,都怪我。 过两天你去法国找夏琳吧,我没事了,你们不要因为我这样,我会伤心和内疚的,你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陆说: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你和夏琳都没有错,因为我才让你们都受到了伤害,我会处理好我们三人的关系的,放心吧米莱,让我好好陪你一段时间吧 米莱听到陆涛说的这样诚恳,再没有说什么,把头靠在了陆涛的肩膀上,这一刻,米莱感觉到了以前那样的幸福,那种失去已久的快乐似乎又来到了她的身边。。。。。。。。 北京这边,向南考虑了几天杨晓云对他说的辞职要孩子的事情,向南前段时间由于表现不错,发了一笔奖金,如果现在要孩子,也是有能力的,想了很久,于是决定辞职,打了一份辞职报告交了上去。晚上回去告诉杨晓云自己要决定辞职了,和她一起开连锁店,杨大喜,跳到向南身上说我们现在就去要孩子 米莱和陆涛在纽约玩了一个星期,看到米莱心情慢慢好起来,陆涛和米立熊夫妇都松了一口气。夫妇二人对陆涛也很感谢。 这天,陆涛接到了徐志森的电话,徐告诉陆涛他的公司就在纽约,约他明天早晨到公司去,陆涛答应了徐,说明天他带米莱一块过去看望他..
.陆涛看到米莱情绪稳定身体恢复后,决定要回北京了。在米莱再三恳求下,米立熊同意了米莱也打算回北京发展的想法。 陆涛和米莱一家一起回到北京,大家都来接他们,看到米莱身体恢复了,精神也不错,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春晓去了米兰, 杨晓云怀孕了,陆涛米莱回到了北京,华子和猪头生意也逐渐有了起色,遥遥心里还爱着向南......
奋斗第二季剧情第十八集提前介绍
大家一起为陆涛米莱他们接风,米莱告诉大家自己也要在北京发展的时候,众人都为她的决定感到高兴,并且都表示支持她。杨晓云问米莱想不想做家居饰品,要做的话可以两人一起做连锁,米莱表示考虑后给杨答复。大家高兴玩得很晚,喝的大醉,各自回家,陆涛回到住处后,想起了夏琳,已经快一个月没联系过夏琳了,不知她现在在法国怎么样。陆涛给夏打电话,电话接通了,是熟悉的声音,但是夏琳的口气非常平静,陆涛告诉夏琳米莱身体恢复了,也回到北京了,夏琳只是说知道了,好好照顾米莱。当陆涛说想她爱她的时候,夏琳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劝陆涛回到米莱身边,一开始就是自己抢了米莱的爱情,自己不能一错再错下去了,如果陆涛回到米莱身边,三人可以继续是很好的朋友,如果陆涛再执迷不悟,两人就永远不会再见,陆涛心想夏琳可能是吃醋了,表示只要夏琳愿意,他可以放弃所有继续去法国陪着她,夏琳听到陆涛这样说,立即挂断了电话,陆再打夏琳已经关机了 陆涛去美国后,所有的事情吉米都是按照陆涛的方案执行的,但是和方老板的这次合作并不愉快顺利,方是那种想挣钱又怕担风险的生意人,所以一直对陆涛的办事方式不满,而且现在这个项目由于go-vern-ment出台了一系列抑制房价的措施后,经过财务部门分析和预算,已经赔钱了。陆涛的远大只占这个项目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所以决定权在方手中。 陆涛上班去遇到了灵珊,当他给灵珊打招呼时,灵珊看了陆涛一眼后,低头就跑了,陆涛心想这丫头又在搞什么呢。 见到吉米后,陆涛问吉米项目进展如何,吉米马上关门,并告诉陆涛情况不好,方德昭有将这个项目转让的态势,陆涛问为什么,吉米给陆涛分析了这个项目与到的种种困难,而且最坏的事情,就是陆涛当时由于为了吸引方投资签订的合同,合同中签了按出资比例分享利润,但是关于承担亏损时,则是各百分之五十,这是由于陆涛给方吃定心丸和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时签的,现在如果方老板转让这个项目,陆涛他们将和方各承担一半的损失,那对陆涛来说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陆涛问吉米这个项目方德昭打算以多少钱转手,吉米说,打听到的确切消息是六亿,陆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这个近十亿的项目再亏也不能以这样低的价格转手啊,吉米告诉陆涛,接手的对方是方老板的朋友,之所以价格压到如此之低,方是想让我们远大单独承担这次损失。并且方是大股东,决定权在方的手中,我们没有决定权。听吉米说完,陆涛问吉米现在有什么办法挽回,吉米告诉陆除非去找方请他取消决定,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办法了。 陆涛立刻去找方老板,问为什么要决定转手这个项目,方告诉陆涛,他不想在这个项目上赔了钱还赔时间,既然已经赔了,就收回能收回的资金,做其他的生意。陆涛请方相信他一定有办法渡过危机的,方冷笑道:你又想转给你那个美国的爸爸了?这次他不会接手的,我已经和他联系过了,他一口拒绝,所以没办法我只能转给其他人了, 陆涛问要转手也不能低到六亿啊。方告诉陆,这个项目六亿徐志森都敢不接手,现在要不是转给朋友,可能损失的会更多。陆涛听到这个消息,什么话都没说,马上回去给徐打电话,问徐为什么不接手这个项目,徐告诉陆涛,在做这个项目前,就已经说好了,只给陆三亿,多一分钱都没有,剩下的事情让陆自己解决,说完徐便挂了陆涛电话。陆涛马上叫来财务主管分析,如果按照合同,远大将损失多少资金,财务主管分析测算后告诉陆,如果方德昭以六亿转手这个项目,远大将损失两亿,但是付完有关项目的其他费用后,远大的三亿资金将全部损失。陆涛不敢相信结果,继续给徐打电话,寻求帮助,徐志森告诉陆涛,所有的事情决定权在他自己手中,该如何处理,由他自己决定。 陆涛在徐这里没有得到任何帮助,吉米告诉陆涛,再去找方谈一下,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方不要转让项目,而且要转的话尽量抬高价格,那样我们损失能够减少...... 晚上陆涛约华子向南出去喝酒,在酒吧里,陆涛告诉两人,自己马上要破产了,两人惊讶的不敢相信,陆涛将事情完整的说了一遍,两人听后都默不作声了,陆涛看两人为自己担心,劝他们不要为这事发愁,自己想办法解决。向南问陆可不可以想办法让米莱父亲帮帮忙,陆说自己没脸再去为难米莱父亲了,上次田园牧歌的项目,米莱的父亲已经赔了很多钱了。 三人都没想到更好的办法,喝得大醉,向南华子送陆涛回家后,两人都为不能给自己哥们帮忙内疚感叹........
  向南早晨去公司上班,看到了遥遥,向南问遥遥怎么会在这个公司?遥遥告诉向南她是这家公司的顾问律师,过来处理点事情,并问向南有没有时间,能不能陪她吃个饭顺便聊一会,向南交待了一下手上的事情,陪着遥遥去吃饭。吃饭的时候。遥遥突然问向南为什么要辞职?向南问遥遥怎么知道的?遥遥开玩笑说顾问律师的消息可灵通。在遥遥再三请求下向南说了辞职的原因,遥遥听完后对向南说:这家公司非常有发展潜力,你在这里表现也不错,而且你也能学到很多东西,对你以后的发展帮助非常大,如果你离开这里和杨晓云去开连锁店,我觉得她会把你的才能都浪费了,而且你去和她干,你能接受杨晓云的呼来喝去吗?你要想清楚,你们俩在一起做生意,你还能忍受她那些小脾气吗,那时候你们两人可是天天在一起,你们俩吵得更凶怎么办? 那个店不是你的,你当然要受气了,我建议你不要辞职,这样你们有自己的空间和各自的事业,那样关系也许会更加融洽一些。 遥遥给向南讲一些辞职对他今后的影响,向南觉得遥遥说的有道理,自己当时为了想要孩子其他事情都没考虑,如果自己真的辞职去和杨晓云干,以后会事情更多,尤其是她妈会更看不起自己,想到这些,向南问遥遥为什么对他说这些话,遥遥说:我对你比杨晓云对你更好,所以我不想看到你受气伤心....... 两人分开后,向南立马到公司取回了辞职报告,并且告诉经理不辞职了,以后会更加努力干好工作......
奋斗第二季剧情第十九集提前介绍
下午下班后,向南怀着不安的心情回到了家,看到杨晓云还没回家,向南松了一口气,立即收拾整理了一下房子,下楼买了很多好吃的等杨回来。向南期盼着自己的决定能够得到杨晓云的原谅,因为杨是非常想让向南辞职和她一起创业的,但是向南当时没有考虑到细节问题,经过遥遥给他讲了之后,他后悔当时做这个决定有些冲动,但是现在告诉杨自己不辞职了,不知道杨会不会同意。 杨晓云忙到很晚才回来,看到向南在等她回来吃饭,杨晓云问向南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是有事就直说,别装着了。 向南让杨先吃饭,边吃边说。吃饭时向南看杨晓云心情不错,便问杨问要是自己不和她干的话会不会生气?杨说不和我干就不干,我自己也能干好,等挣钱了可别嚷着要分你。向南听杨这么说,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于是笑着对杨说自己不和她抢着分钱了,自己继续在这个公司上班,继续挣美国人的钱。 杨晓云听完立马放下筷子,问向南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是不打算辞职了?向南看杨生气了,立马过去哄杨晓云,向南说不是刚才你同意了吗,怎么现在又变了,我不和你分钱你应该高兴啊。杨晓云对向南喊道:我说你辞职怎么这么久没消息呢,原来你编了谎骗我啊,好你个向南啊,你看我现在孩子怀上了你就不用再编谎了是不是,直接说你不辞职了,是不是你压根就没辞职?告诉你向南,你能骗我,我也能不要这孩子,你不是要各干各吗,好啊,我把孩子做了我们各干各的。向南听杨这么说也怒了,问道:你为什么不要这个孩子?各干各的和孩子有什么关系?我们现在养的起孩子,你不要我要,孩子的费用我全包可以吧。杨问道:我怀孕生孩子了谁照顾生意?你怎么这么自私的,你是轻松了,你想没想过生孩子会给我带来的痛苦和损失会多大?向南说可以让你妈帮你啊,你那不是还有露露吗,她们不是都可以帮忙吗? 杨晓云说:那是我的生意,生意还是要自己照顾打理得,我妈那人做生意我不放心,露露最近也打算给猪头生孩子呢,问我我也同意了,我不能明天去告诉人家不准你先生,我生完你再生吧?向南听杨说了半天,忍不住说到:杨晓云你就是故意找借口,我不会辞职的,我们俩不能一起干,我有我的理想,你当初开店之前,我劝你不要辞职开店,你为什么不听我的,现在我不想辞职你为什么非要让我听你的,你说什么就什么啊,我还有没有自由了,再说了我现在挣钱也不少,没花你的,我们为什么就非要在一起干呢?没我你不是照样干得好好的吗?你和你妈干去吧,我不会也不可能辞职的......... 两人争论了很久,最后杨晓云说向南你别后悔,向南说你等着看我后悔吧,别把你等老了。 陆涛想了很久,不知道自己还能想出什么办法来让方德昭回心转意,这时灵珊给他打电话问能不能出去聊一会,陆涛问灵珊在哪过去找她...... 见面后,灵珊面带愧疚的对陆涛说自己帮不了忙心里很难受,陆涛劝灵珊说这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不要伤心了,这是生意上的事情,你没有错,灵珊告诉陆涛,这次她父亲要转手这个项目已经下定决心了,在此之前,自己已经求了好多遍了,父亲不但不同意,而且让她以后再不要过问这件事,陆涛看灵珊说的很伤心,问到底怎么了,灵珊说她父亲很生气,要让她回香港去呆一段时间,而且在这件事情没处理完之前,不让和你见面了。陆涛听完后劝灵珊听父亲的话,先去香港散散心,等事情完了方不生气了再回来。灵珊伤心的对陆涛说对不起,陆安慰灵珊不要为自己伤心难受,自己会处理好这些事情,以后还会见面的........ 送灵珊回家后,陆涛心情非常差,一个人去酒吧喝闷酒,他给夏琳打电话,夏琳也不接,想到了自己生意不顺,感情也出了问题,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出现了问题,究竟是谁错了?......... 第二天上班,方德昭在股东会上表示要转手项目,只有陆涛不同意,其他小股东都站在了方一边,大局已定,陆涛已经无法挽回这个项目破产的结果了。 陆涛给徐打电话,说要辞职,徐问陆涛亏损了三亿就这样辞职吗,难道没有勇气总结错误?就没从头再来的打算吗? 这个项目破产了你要试着承担责任,要学会怎么样接受失败的教训,否则你将来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一个连承担责任勇气都没有的人,以后又会有什么作为呢?徐让陆涛冷静的思考,问题出现在哪里,分析出来后总结经验,如果陆能分析透彻,以后还会支持陆做新的项目........ 华子知道陆涛向南两人最近心情不好,尤其是陆涛受到了沉重的打击,约两人出去喝酒打球。两人见到华子后,都说羡慕华子,华子劝两人,不开心的都会过去的,他和猪就像头那时候破产了,被人骗了,不一样有了新的事业,关键是要不停的奋斗,不能放弃。向南也劝陆涛,不能因为这次项目失败就放弃,以后还有很多机会,生意失败了可以从头再来。你不像我啊,要是杨晓云真的不要我这个孩子了,那我就真不知道怎么办了。陆涛华子都诧异的问向南到底怎么回事?.........
奋斗第二季剧情第二十二集提前介绍
春晓在米兰的半年学习结束了,华子米莱去机场接她,见面后,三人见面后非常开心。春晓用半天时间给华子讲了在米兰的学习生活情景,看着春晓对米兰的恋恋不舍之情,华子问春晓为什么不选择留下,春晓对华子说因为有他,所以要回来,华子在那里,她就在那里。华子听后过去紧紧的抱住了春晓...... 远大公司资金紧缺,但是徐志森一直没有注资的动向,这让陆涛非常着急烦躁,每天干什么都没有心情,公司上百人的开销,就是目前最头疼的问题。他现在体会到经营一家公司,真的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和轻松的事情,尤其是远大这样的大公司。陆涛又一次翻阅和方老板转手的那个合作项目的资料,这时突然想起了吉米曾经说过方把项目转给了他的朋友。陆涛总觉得在这个项目中,远大是唯一的受害者,但自己就是找不到和方老板的合同中的漏洞。虽然项目失败了,但是不至于让远大的三亿资金亏损的几乎一分不剩啊。陆涛决定先不告诉别人自己心中的疑虑,决定找几个信得过的律师和会计师事务所帮他再分析合同中有没有能挽回或减少远大损失的地方。虽然项目已经转手了,但是如果能找到合同中的漏洞,说不上就可以从方老板那里要回远大的一部分损失。 陆涛找到米莱,向米莱打听有没有可靠的会计事务所给他介绍一家,米莱想起了他父亲的一个朋友在一家国际知名的事务所里,于是带陆涛过去找那位熟人,陆涛把所有的帐务资料都给了那个熟人,让他帮忙从账面上查看有没有能挽回损失的地方。陆涛让向南找到遥遥帮忙分析远大和方德昭当时的合作合同中的条款,陆涛想从这两个地方作为突破口,找到方德昭的漏洞,看有没有可能挽回一部分损失...... 夏琳在法国公司表现很突出,公司给夏琳一个休假的机会,夏琳决定先回国看望一下父母。回国后,家里一切都好,父母都很高兴夏琳回国看望他们。母亲问起了夏琳和陆涛之间的事情,夏琳让父母不要再为她和陆涛之间的事情操心了,自己会处理好和陆涛之间的事情,没有陆涛,她一样生活的很好。 夏琳回国的事情只告诉了杨晓云。两人见面后,杨晓云告诉夏琳自己和米莱合作的事情很顺利,生意也很好。而且向南表现的也很努力,所以打算生下这个孩子。夏琳听完杨晓云的决定也很开心,祝福杨晓云和向南以后生活的幸福。杨晓云看到夏琳孤单一个人,心里不是滋味,她劝夏琳去找找陆涛,虽然米莱回国了,但是他们没有在一起,陆涛和米莱都是各忙各的,虽然米莱和大家经常在一起,但我们都能看出来陆涛心里现在还是只有你,你去看看陆涛吧。他最近很忙,生意上亏损的事情让他现在忙得焦头烂额了。你去看看他,给他点动力和信心,说不上就能让他渡过这次难关了。夏琳听杨晓云说的关于陆涛最近情况不好,心里也很牵挂陆涛,虽然自己和陆涛离婚了,但不是因为两人感情不好,而是为了米莱。现在听到陆涛生意不顺利,还是很担心陆涛。 夏琳决定去看望鼓励一下陆涛。 米莱给陆涛打电话,告诉陆涛事务所那边有好消息了,她现在带资料过去找他,陆涛非常兴奋,让米莱以最快的速度过来。米莱到陆涛办公室后,很开心的把材料递给陆涛,让陆涛好好看看,并让陆涛顺便想想该怎么感谢她。陆涛仔细的看了一遍材料,上面显示对远大挽回损失有非常有利的地方。陆涛看完兴奋的拉着米莱的手,问米莱想要什么感谢自己都答应她。米莱看陆涛这样开心,对陆涛讲自己要好好想想,不能轻易的浪费了这得之不易的机会。这时,夏琳正好来找陆涛,夏琳的突然出现,令三人都感到尴尬,尤其是陆涛,他非常在意夏琳,夏琳的突然出现让他感到意外,本来是应该高兴的事情,可是正好让夏琳看到自己和米莱在一起庆祝,这会让夏琳产生误会。陆涛现在心里是既开心又不安。停顿了一下之后,陆涛和米莱都问夏琳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没有告诉大家去接她? 夏琳本来是很开心的来看陆涛,但没想到会遇到这样尴尬的局面。夏琳告诉两人她现在正在休假所以回来看望父母,这才刚回来几天,听说了陆涛生意不顺利,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打扰你们了。陆涛和米莱两人各自心里一喜一忧,陆涛听到夏琳还关心自己,心里非常高兴。但是米莱看到夏琳的出现,让她突然感觉到自己为了陆涛所做的一切努力又白费了,心里非常难受。但是还得表现出来开心的样子。米莱过去拉着夏琳说自己过来只是送些资料的,让夏琳不要生气。夏琳看到米莱不安的表情,安慰米莱说:我现在和陆涛只是朋友,米莱你不要觉得有什么不对,我也是以朋友的身份来看看陆涛,你在这里能帮他,你因该开心才对。陆涛听夏琳这样说心里顿时难受起来,他知道夏琳一定是生气了。米莱和夏琳几乎是同时说出了一句,”我还有点事,你们俩聊吧”,这让场面显得更加尴尬,陆涛不知该说什么了。米莱让夏琳先和陆涛好好聊聊,完了再去忙别的事情,自己真的有事先走了,完了请夏琳吃饭。 在下电梯的那一刻,米莱伤心的流下了眼泪。 夏琳和陆涛两人对视着,陆涛没有解释什么,只问夏琳在法国过得好吗,夏琳告诉陆涛自己在法国非常开心,工作上非常有成就感,并打算长期在法国发展..
奋斗第二季剧情第二十三集提前介绍
陆涛问夏琳为什么要选择留在法国,夏琳告诉陆涛她现在的目标和理想都在法国,在法国可以实现自己设计师的梦想,所以要留在法国继续奋斗。即使以后回国了,也是成功之后,而不是现在。陆涛问夏琳他一个人呆北京怎么办?夏琳说你可以找米莱,可以找华子向南他们,你并不是孤独一人生活在北京。陆涛求夏琳回国,告诉她自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这次让他感受到了真正的压力,需要夏琳在身边支持和关心他。夏琳没有答应陆涛的请求,夏琳告诉陆涛,自己即使在北京,也帮不了什么忙,在你身边我就是一个无用的人,不像米莱,她可以在很多事情上帮助你支持你,其实你们本来就是一对,你们俩在一起配合的很默契。而且,我觉得只有你们在一起你才会更成功。陆涛看夏琳说的很坚决,打算不再强求。邀请夏琳一起吃饭,夏琳同意了,两人单独去了以前经常去的一家餐厅。吃饭的时候,陆涛向夏琳把生意上遇到的挫折失败讲了一遍,还告诉夏琳自己正在想办法,一定能解决这次危机。夏琳看着陆涛讲的很自信很兴奋,对陆涛说,这段时间你变了,变得有责任心了。陆涛不承认,说自己一直都有责任心,只是你们没发现...... 两人吃完饭后,陆涛送夏琳回家,在夏琳家楼下陆涛问两人什么时候可以再见面,夏琳告诉陆涛,等她回法国前会给他打电话的。上楼前夏琳转身对陆涛讲:陆涛你一定会成功,你一定要不停的努力奋斗,祝你和米莱幸福....... 华子在春晓回国前买了一套新房子,准备等春晓回国后两人结婚用,现在春晓回来了,华子叫上大家一起去看看他的房子,帮他出出主意装修一下,杨晓云和米莱开玩笑说一定把他家装成一豪宅。华子对两人开玩笑说给你们两装修可以,但是一定要手下留情,自己可是刚上路,处于起步阶段。你们装成豪宅我没意见,就是到时候结帐的时候给哥们折扣打低点。米莱看着春晓和华子笑着说到:为了你们二人的幸福生活,我和晓云这回赔本给你们装也成。陆涛和向南听完嚷着:我们也要!杨晓云对向南喊道:向南你瞎起什么哄,人陆涛现在单身可以理解,你一结婚的人跟着瞎起什么哄。你是不是打算再买一房子和你那个遥遥准备结婚呢。你要有这想法,我今天把话放这,我杨晓云给你向南免费装一豪宅。向南看杨晓云生气了,马上过去哄杨,说自己是觉着等孩子出生后现在住的房子有点小,也换一大房子,没想其它的。杨晓云告诉向南,等他能换一大房子再说生孩子的事吧,而且是一次性结清那种,免得分期麻烦。向南问杨这不是成心为难他吗。杨对向南说,不给你点奋斗的目标,你这人很容易满足,你说生孩子后换大房,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了解吗,到时候你一准能找出一百个不换的理由来。等你把房子换了我一准生。看着向南生气了,米莱过去安慰向南:杨晓云那是逗你呢,她决定要生这个孩子呢。向南惊喜,冲过去抱着杨说:媳妇,这么重要的决定,怎么不告诉我呢?杨说告诉你了你还努力吗?杨晓云对米莱开玩笑道:米莱,谁让你把秘密告诉向南的,向南到时候不努力孩子奶粉钱可算你的。 华子陆涛对杨晓云说快给咱哥们生吧,看把他一天急得,到时候奶粉钱不够我们给....... 遥遥那边一直在研究远大和方德昭的合同,当时签合同时方德昭已经请了律师研究过没有问题。所以现在遥遥这边找这份合同的漏洞十分困难。这边合同的事一直没有进展,让陆涛很着急。华子向南看着陆涛每天发愁两人心里也不好受,向南又给遥遥打电话,催遥遥能不能尽快想想办法,不能眼看陆涛倒闭我们帮不上忙啊。遥遥告诉向南这份合同要找出有利于远大的地方很困难,她会想办法找几个国内数一数二的律师一起研究,尽快给他们答复的。 华子劝陆涛给他父亲打电话寻求帮助。陆涛说自己现在打了也没用,给徐志森打电话的时候还没到...... 夏琳约米莱出去吃饭,两人见面后聊了彼此的现状,夏琳劝米莱不要放弃陆涛,自己虽然还爱着陆涛,但是不像你那样对他爱到依赖了,我和你性格不同.我希望陆涛能照顾你,能爱着你,同时你也能帮助陆涛,那样你们会生活的很幸福。米莱说自己能看出来陆涛还是爱着你,他眼睛里现在没有别人,我也不想让你们不幸福不快乐。所以夏琳你回到陆涛身边吧,我们三人还是好朋友。夏琳告诉米莱自己暂时不打算回国发展,自己刚在法国有点起色,而且法国公司很重视她,也在重点培养她,这对她也是一个机会。米莱问夏琳爱情和理想在她心中那个更重要,夏琳告诉米莱,在自己心中,爱情和自己的理想是同等重要的,现在不会为了爱情再放弃自己的理想了。米莱说自己为了爱情可以放弃任何东西。夏琳安慰米莱说到,我们两对待爱情的态度不同,所以你才更加需要陆涛,而且你也更适合陆涛。米莱抱着夏琳,两人都流下了眼泪,米莱知道,夏琳之所以这样说和这样决定都是为了自己.......
奋斗第二季剧情第二十四集提前介绍
遥遥找到几位关系不错且水平很高的几位同行请他们一起分析远大的合同,最后经过大家的努力,找到了合同中的一条免责约定对远大或许有利,可以一试,但是把握有多大现在还说不上。遥遥马上联系陆涛,告诉他这个消息。陆涛现在掌握了合同中的一条有利原则,还有合作项目帐务上的材料,他给方德昭打电话,说明了自己已经掌握的一切,希望方能将远大的一部分损失偿还,否则将起诉方。方德昭态度强硬,告诉陆涛不可能,需要的话可以在法庭上说话。陆涛和方德昭谈判没有取得成功,这时他决定把这个情况告诉徐志森,看徐能不能有什么办法。徐志森接到陆涛的电话,听完陆涛给他说的情况后,称赞陆涛干得很棒,他要了陆涛现在掌握的资料过去分析。徐志森在美国那边分析完陆涛现在掌握的资料后,告诉陆涛的努力没有白费,他会去和方德昭谈,如果没有谈成,将支持陆涛打官司...... 遥遥去向南公司处理事情,事情办完后她找到向南,问向南下班有没有事情。向南看到遥遥似乎有事,就问遥遥有什么事自己能帮忙的话就先不回家了。遥遥告诉向南自己父亲前两天从加拿大过来看她了,而且一定要看看自己的男朋友。遥遥说自己和向南分手的事情一直没有告诉父亲,害怕父亲替她担心,所以想让向南过去帮自己圆场。向南问遥遥父亲怎么在加拿大,遥遥告诉向南她家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搬去加拿大了,父亲在加拿大做生意,她在美国上学后想回国发展,就一个人回到了北京。向南开玩笑到:原来你也是一富家女,我以前还羡慕陆涛命好,现在我不用羡慕他了,也有富家女追过我。向南答应遥遥下班过去陪她见父亲。 向南给杨晓云打电话问杨在那里,杨告诉向南自己和米莱正在外面一起吃饭,问他过来不,向南说公司有事要加班,自己晚点回去。接完向南电话后,杨晓云告诉米莱向南要加班不过来了,米莱让杨给向南送点吃的过去,要不加班没时间吃饭。杨晓云想一想自己从来没给向南送过饭,这次好让向南好好感动一下。买了吃的后米莱陪杨晓云一起去给向南送饭。两人打车刚到向南公司楼下,正好看到向南和遥遥一起从公司出来,向南上了遥遥的车,而且两人看起来很开心。杨晓云看到这一幕,突然间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杨晓云问米莱自己没看错吧,米莱点了点头。杨晓云被这一幕打击的心都碎了,自己第一次来给向南送饭竟然看到了他和遥遥在一起。而且向南还骗自己说要加班,心想两人肯定是背着自己偷情。米莱看到杨晓云情绪激动,劝杨别生气,说不上两人是有事去办。杨晓云让出租车跟上去,看两人究竟去那里。遥遥和向南到了一家宾馆,两人直接上了楼。杨晓云跟进去,看着电梯上了12楼,杨立马过去问吧台12楼是什么?吧台告知杨12楼是客房。在杨苦苦央求之下,吧台告诉杨是一个女孩一星期前开的房。杨晓云听完心都碎了,哭着出来。米莱问杨什么情况,杨晓云告诉米莱遥遥一星期前在这里就开了房,而且他们现在直接去了房子里,你说他们能干吗?向南竟然背着我和遥遥在这里开房,而且不知道他们已经开过多少次了。米莱你说我怎么办啊,向南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米莱也不知道向南和遥遥去宾馆干吗,也被这事搞懵了,想起了自己以前也有这样的遭遇,米莱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杨晓云了。杨晓云给向南打电话,问向南在那里,要不要过去送点吃的。向南说他在公司正加班呢,自己已经吃过了,不用了送饭了。杨立马挂了电话,对米莱说向南现在还撒谎,肯定就是和遥遥背着自己在一起,只是一直没有发现,要不是今天你说给他送点吃的,我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看着杨晓云伤心的痛哭,米莱也不知所措了,只好先送杨晓云先回家...... 晚上向南回家后,看到杨正在收拾东西,向南问杨是不是要出差,杨晓云问向南刚才到底在哪里?向南说在公司加班呢能去那。杨晓云问向南加班怎么加到宾馆去了?加班怎么还要带上遥遥?向南一下懵了,他不知道杨晓云怎么知道了这件事,他对杨说听他解释,杨晓云告诉向南不想听什么解释,而且再都不能原谅向南。看着杨晓云收拾东西走了,向南不知道在这一刻该怎么办....... 方德昭给陆涛打来电话,告诉陆涛这件事不要上法庭了,他公司手上有一座烂尾楼,他愿意拿这个楼给陆涛作为补偿。陆涛没有作决定,他先给徐志森打电话,问徐怎么办,徐说他和方经过谈判后,方愿意补偿,但是只愿意将一个自己开发失败的楼盘作为补偿过给远大。陆涛问徐自己该不该接受这个条件,徐志森反问陆涛难道没有自信再做成功一个像青年家园那样的项目了吗?徐志森表示支持陆涛,让他放手去做。 陆涛给方回电话,表示远大可以接受这个条件,最后方德昭对陆涛讲道:你很能干,这次我非常佩服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陆涛问方什么条件,能做到的会答应他。方要求陆涛接手这个项目后,能将灵珊带着一起学习,方表示愿意让灵珊多和陆涛学习怎么做生意,而且灵珊一直闹着要回北京,希望你能答应我这个要求,陆涛说只要你相信我,那就没问题......... 向南叫陆涛和华子出来,告诉两人自己和遥遥杨晓云之间三人发生的事情,自己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陆涛华子都劝向南去给杨晓云解释清楚,向南说杨晓云已经不听他的解释了,她已经认定了自己和遥遥背着她还在一起........
第二十五集剧情
  陆涛和华子都没有办法给向南建议,都很失落地喝着闷酒,他们两个都觉得遥遥更好,但杨晓芸是向南的患难夫妻,只是建议向南不要伤害了遥遥,人家无怨无悔的为他做了这么多,好好跟杨晓芸解释。华子问起陆涛跟夏琳怎么样了,陆涛情绪有点激动,他爱夏琳,但是现在觉得没有激情了,对她有些心有余力不足,感觉彼此之间存在了隔阂,她不理解自己了,跟她越来越远了,像在梦境中一样,特别是莫名其妙地离婚,让他很受伤。向南反过来安慰他,好好想想,不要再把夏琳和米莱都伤害了。并让他多陪陪米莱,并告诉他米莱跟杨晓芸一起开精品店最近很辛苦。第二天,陆涛打电话给米莱,请她有空陪他一起去看看哪个方德昭补偿给远大公司的烂尾楼。米莱很开心地答应了,去现场一看才知道这烂尾楼情况的复杂:地理位置不是很好,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方德昭同别的开发公司合伙投资的经济适用房项目,房型设计也很粗糙,建设只进行到2/3。而且这个项目还存在着比较复杂的三角债务关系,销售公司由于在上一轮的地产宏观调控风暴中,受预售客户退房还款和银行惜贷使开发公司资金链断裂,开发公司无力支付建筑公司近5000万建筑费用。而且即使原开发公司也不看好该项目未来的销售。现状的困境给陆涛泼了一份冷水,埋怨方德昭,情绪上有点气馁了。米莱也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只是在回来的路上安慰他,并陪他在公司里一起查阅和分析这个烂尾楼项目的所有资料,并给他讲起他以前他们大视野开发公司的经验和教训,摆在陆涛面前有两大问题,一个是必须要注入新的资金将项目启动,二是要考虑房子建成之后将房子卖给谁?还建议陆涛去找她爸米立熊来帮忙,但陆涛拒绝了。米莱的真诚和行动让陆涛很感动,他向米莱承诺,他一定会将这个项目做成功,不会放弃的。杨晓芸打电话给夏琳哭诉向南的负心,赌气地说要将肚子里的小孩打掉,夏琳劝她不要意气用事,一定要慎重,并告诉她,如果这一次再打掉,她就真的永远失去了向南。说着说着,夏琳声音变小了……,想着自己跟杨晓芸一样,感情处理方面也是一团糟,只有通过拼命的工作来减轻情感方面的煎熬,她根本不敢去想跟陆涛的未来。电话那头的杨晓芸恶狠狠地说,一定要向南受到教训,不会这么轻易地原谅他。
第二十六集剧情
  杨晓芸搬回她妈家去住了,让她妈有些吃惊,追问下呜咽着说向南在跟别的姑娘好上了,把杨妈给气得浑身哆嗦,杨爸有些不太相信,问晓芸是不是搞错了。这时刚好向南从米莱那里知道杨回娘家了,就急冲冲赶进门,结果被杨妈一顿臭骂,骂他日子好过了一点,心思就开始花了,对得起晓芸么?晓芸他爸劝她妈听向南解释,但向南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向南承认了跟遥遥一起去宾馆和吃饭的事实,是去见遥遥的父母,可现在遥遥父母已经飞回加拿大了,向南越解释误解越深,连晓芸老爸都觉得这事情有可能是真的,也不再帮向南说话了,偏偏这个时候,遥遥又打电话过来,晓芸妈一怒之下把向南给赶出门了。安慰晓芸在家里好好养胎,先别理向南这个负心汉。遥遥打电话给向南是表示感谢的,但在电话中听到向南有点不太正常,向南不想让遥遥牵涉太深,简单的客套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第二天在向南公司,遥遥上午在他们公司有事情,顺便中午请向南吃饭,追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向南觉得这件事情完全跟遥遥没有关系,不想让遥遥有什么内疚的想法,吃饭的时候就没有告诉她,遥遥开玩笑地告诉向南,她父母对向南挺满意的,还邀请他有空的时候陪跟她一起去加拿大玩。遥遥又告诉他不要有什么思想负担,她不会影响他与杨晓芸之间的感情,自己父母那边她自己来解决。遥遥的通情达理让向南心里的委屈轻松了许多,内心的天平又向遥遥倾斜了几分。华子要跟春晓结婚了。他有些厌倦了飘荡的单身生活,在春晓在米兰生活的半年,我觉得自己挺在乎春晓的,他希望通过结婚来稳固与春晓的爱情。在婚礼上,猪头和露露,陆涛、米莱、向南、遥遥、晓芸和灵珊都来了。夏琳还在法国,没有来。向南他们三个人在同一桌,气氛有些尴尬,晓芸根本不理睬向南,向南也不好主动跟遥遥打招呼,米莱陪着晓芸说话,陆涛跟遥遥瞎聊,只有猪头不时跟他插几句结婚的混事,本来挺好的,结果华子和春晓过来敬酒的时候,陆涛想调和一下向南和晓芸的紧张关系,说着又差点闹起争执,晓芸闹着要走,一帮人也没有兴致去闹洞房,陆涛只好开车送米莱和晓芸回去,向南也跟着走了,露露看着春晓跟华子幸福的笑容,眼角有些湿润。遥遥也发现了晓芸跟向南之间不太对劲。她发短信给向南,告诉他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不然会伤害到晓芸。写完之后,遥遥哭了,向南收到短线之后,也哭了。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在乎遥遥的感受了。
第二十七集剧情
  向南和晓芸继续在冷战……,他也几乎没有再跟遥遥联系了,偶尔会在公司里看到瑶瑶过来开会,但也仅仅是礼节性的打招呼,并没有机会在一起深谈,向南感觉到是瑶瑶在回避他。华子的好日子在继续,华子告诉春晓,看到向南和陆涛在感情上的坎坷,他更加珍惜彼此之间的感情,他会为实现春晓的理想而努力,如果她很想去米兰的话,他支持她出去。春晓搂着华子说,只有两人在一起奋斗在才是最幸福的。春晓不打算去米兰了。陆涛每周会抽两天晚上回去陪她妈吃饭,自从陆亚迅出世之后,他妈明显地变老了,感觉精神劲儿没有了,陆涛看在眼里很难过,他试着问她有没有打算跟徐志森一起过日子的想法。他妈摇摇头,她告诉陆涛。陆亚迅在的时候,也只是觉得他人很好,离开了之后,才发现陆亚迅在她的生活中是如此重要,过去与陆亚迅近30年的平凡安宁的生活方式已经融为其生命中的一部分,难以改变。她眷恋这种感觉,徐志森不能给予她这种感觉。陆涛问她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是幸福的。他妈告诉他,婚姻生活很漫长,热热闹闹的爱情和轰轰烈烈的浪漫总会有退潮的一天,幸福的婚姻是细水长流,润物无声的,爱情升华为亲情。陆涛觉得自己突然明白了什么,内心情感的心结开始松动。陆涛晚上回到房间,拿起床头他跟夏琳在大学毕业时拍的合影,照片中的夏琳充满的活力和甜美,富有朝气,看到自己时,他突然觉得当时的意气风发很学生气,他有些不喜欢这个过去的自己了,他要好好审视一下过去的爱情和事业轨迹。他已经28岁了,在感情和事业方面经历了很多,但目前都处在挫折之中。他想起了米立熊和徐志森对他的批评,说他像个孩子,只顾着自己的理想,跟大人要这要那的,一点都没有责任感。当时他是那么的反对这种批评,但现在他明白了,他太自以为是了,过分考虑自己,不能勇于面对困难就是没有责任感。最后他告诉自己,无论如何要跨过这两个坎,否则的话,他永远生活在失败的阴影之中。他拿起电话,拨给徐志森,感谢在过去几年中他对他的教导,他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将前面的失败挽救回来,等项目成功之后,他会去美国看望他。
第二十八集剧情
向南接到米莱电话,告诉杨晓芸怀孕反应特别大,住院了。等向南跑到医院去的时候,杨晓芸在进行手术。医生说晓芸怀孕期间情绪抑郁,有流产的危险。晓芸度过了危险,但孩子没了,她看到焦急的向南,冷冷地对他说:我们离婚吧。然后闭上眼睛再也不愿多看一眼向南,泪水顺着面其颊往X L。向南悔恨地抱头痛哭-米莱怪他整天只知道瞎忙活,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妻儿,杨晓芸流产全是他的责任。再一次离婚和失去孩子让杨晓芸性格变化了很多,她不再那么斤斤计较,开始懂得关心怀孕的露露,跟米莱相处得也很融洽,店里的生意越发的红火,但她的笑容少了。晚上,陆涛打电话给夏琳,半天才传来夏琳的声音,问他有什么事情。“夏琳,你回来吧,我需要你。”夏琳在电话的那一头眼泪夺眶而出,但她还是拒绝了。“那好吧,你好好保重自己,再见”陆涛失望的挂了电话,但心里却平静极了,他拿起桌子上跟夏琳的合影,仔细的端详,用专用的布又擦拭了一遍,然后包起来,放到平时存放贵重物品的储箱里。夏琳终于忍不住哭了,从轻轻地呜咽,变成了大声的哭泣,她感觉到自己可能已经永远失去了陆涛,虽然他们已经离婚了将近半年,中间也会有各种形式的交流,但这一次她感受到了陆涛的变化,他觉得陆涛在给他们彼此最后一次机会和选择,在她拒绝的那一刻,他们彼此都做出了抉择。她决定要回国了,她不能再欺骗自己了。
第二十九集剧情
 米莱晚上下班后,电话给陆涛怎么最近不见人影,听到他还在公司加班,便买好晚饭去看他,看到陆涛在公司亲历亲为修改田园乌托邦的设计方案。陆涛这时候也抬头看到米莱了,陆涛很开心,让米莱来看他修改好的设计方案,米莱非常欣赏这个方案,但她担忧整个项目的预算知否支持,是否会从蹈田园牧歌的覆辙?陆涛告诉米莱,远大公司有1.5亿元的流动资金,完全可以支持这个项目,米莱劝他不要将所有的资源和希望都压在这个项目上,可以慢慢地寻找机会,更不要像操作田园牧歌那样理想化地追求完美,一旦失败公司就彻底地破产了。陆涛便笑着询问她,要不你来当田园乌托邦项目经理?米莱听到这个消息两眼直放光,看了陆涛半天,发现不是在玩笑,当即就答应了,狡辩是为了帮他严格控制项目成本。两人决定出去吃饭庆祝一下。猪头又出事情了,是失手把四九打成重伤了,被关进炮儿局。露露挺着个大肚子,急得团团转,哭着找华子帮忙,华子赶紧让向南通过关系疏通一下。结果情况很严重,四九被打成重伤,人证物证都在,猪头已经构成了故意伤人罪,至少要判三年,如果性质恶劣的话,都有可能判无期。由于瑶瑶和向南的帮助,法庭只判猪头三年。猪头入狱前将露露和孩子托付给华子照顾。夏琳回来了,只告诉了杨晓芸,晓芸劝她好好把握陆涛,不要像她跟向南一样,再要是在法国呆个一两年,可就真的没有了,夏琳问怎么回事,晓芸告诉她陆涛请米莱回去当田园乌托邦的项目经理了,两个人现在忙得要死,米莱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来关心自己的精品连锁店。感觉陆涛最近一年变化很大,夏琳脸色有些不太好看。通过米莱的努力,田园乌托邦终于又开始动工了,但手上的流动资金已经不足5000万了,这很难支持到整个项目最终完成,但陆涛告诉米莱,严格按照设计方案来实施,控制好预算就可以了,他来想办法弄钱,并告诉米莱销售价格跟附近方德昭的项目持平,并加快项目建设进度,争取在方德昭项目之前推出市场,米莱骂他是不是疯了,这样只会使整个项目没有任何收益的。这个时候吉米进来了,他告诉陆涛徐志森通知他返回美国,远大的事情就全部由陆涛来负责了。
第三十集剧情
方德昭后悔不该把这个烂尾楼补偿给陆涛,碰上了一个不要命的直接竞争对手,而且他最为担心的是背后徐志森肯定会在关键时刻出手。他吩咐项目经理赶紧想办法。华子经常去看肚子越来越大的露露,露露很开心;春晓嘴上不说,但心里有些意见。觉得华子不怎么关心她,经常拿一点小事情跟华子拌嘴,华子觉得春晓有点无理取闹,跟以前的杨晓芸一样。向南告诉华子,春晓是妒忌了,劝他要个孩子,稳稳她的神。向南说想跟瑶瑶好,但是心里过不了杨晓芸这一关,他觉得第二次离婚,他是有责任的。陆涛在背后给华子说,向南逃不出瑶瑶的手掌心的。米莱找杨晓芸商量样板房精装设计的事情,看到夏琳也在店里,非常惊讶。夏琳看着米莱和杨晓芸为乌托邦项目忙碌的劲儿,自己却一点都插不上,便先离开了。晚上陆涛来找夏琳,夏琳让陆涛好好照顾米莱,陆涛说我最爱的人是你,夏琳说他们两个人不能再继续错下去了,看到米莱又恢复了,她觉得值得,她不能给予陆涛具体的帮助,而米莱能。陆涛说她为何要重复几年前的一套理论,有助于解决问题么?为何要以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减轻自己的愧疚呢?这究竟是爱我还是爱你自己啊?夏琳认为陆涛太自私了,只顾着自己的感受,一点都不为别人考虑。陆涛不想再争辩,眼前的夏琳恍惚有些遥远,跟镜中人一样,可望不可及。到底是什么原因使他们两个人变成现在这样?他太累了。电话响了,田园乌托邦工地有人阻挠施工,米莱也在现场。一想到田园乌托邦和米莱出了事情,陆涛顿时热血沸腾,他一边跟夏琳解释,一边有条不紊地安排人手和解决事宜,夏琳也要跟陆涛一起去工地,被他拦住了。看着陆涛急冲冲离去的身影,夏琳感觉自己已经被边缘化了。现场的气氛很紧张,米莱一个人顶在最前头大声震慑着骚乱的人,一个混混在混乱中一棍击向米莱,被赶过来的陆涛一把挡住,血一下从陆涛的头上流出来,局面顿时失控,幸好向南他爸的pol.ice赶到了,将场面止住,米莱把陆涛送往医院途中通知华子向南和夏琳他们。陆涛的受伤惊动了每个人,一会儿向南、华子、灵珊、晓芸、夏琳和春晓都先后赶到医院,大家都责怪灵珊爸爸,这让灵珊很委屈,她觉得他爸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向南和华子建议米莱代表远大公司向方德昭公司提出起诉。?
第三十一集剧情
  华子、春晓、向南、夏琳和杨晓芸在医院里商量,要不要将陆涛住院的消息告诉陆涛他父母,夏琳说还是暂时不要告诉,等陆涛醒过来再通知她。她目前也没有什么事情,就在医院里照顾他。离开医院的时候,向南讨好似的想跟杨晓芸说几句话,结果自讨没趣。他想找瑶瑶了。医生告诉夏琳,陆涛应该度过了危险期,至于目前的昏迷主要是由于太累了,需要休息,建议她讲一些开心的事情振奋他。夏琳看着床上昏迷的陆涛,消瘦了,但也更坚强了。他握着陆涛的手,轻声地讲述着自己对陆涛的思念爱怜和内心的煎熬,她说她后悔冲动的离婚,后悔采取极端的方式来减轻自己的内疚,没想到却又伤害了陆涛,增加一个人痛苦;她发现自己也错了,在离婚的那一刻,她不仅伤害了自己,也深深伤害了他,她后悔没有跟他一起努力来克服生活中的一切困难,面对米莱的困难,她只是狠心地将他推向一边,自己却置身事外,她才是最自私和虚伪的人。她知道现在有些迟了。他已经开始真正地接纳了米莱。她想重新回到陆涛的身边,但是她开不了口,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和勇气去过得陆涛的爱了。自己一直口口声声说跟他永远在一起的誓言是她首先打破的,她哭泣的呼唤着陆涛,她还能否再回到他的身边……向南从医院出来,开车来到遥遥的楼下,在车内抽着烟,静静地望着瑶瑶家开着灯光的窗口,却不敢给她电话,直看到窗口的灯熄灭了才离开。他去找华子,华子告诉他,你既然已经跟杨晓芸离婚了,你就完全有自己选择的自由了,别觉得自己是杨晓芸的救世主。这年头女人觉得没有安全感,男人不同样也没有安全感么?他们三人,差不多都是二婚的人了,华子被露露甩了,向南被杨晓芸甩了,陆涛被夏琳给甩了,是花心和薄情么?都不是。他们难道不爱我们三个男人么?都很爱。可又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结局呢?她们认为我们不能给予足够的安全感。露露说我整天在晃荡,跟不跟她结婚一点儿准信都没有,所以宁愿跟猪头过踏实的日子;夏琳呢?看到米莱对陆涛那样痴情,他了解陆涛的厚道,担心陆涛不能给予她足够的爱,所以宁愿提前提出分手;你呢?杨晓芸是个完完全全的伤心版,人家怀着你的孩子,乐呵呵地去给你送饭,结果看到你撒谎跟旧情人去宾馆,这让她怎么相信你?华子觉得作为男人,我们奋斗的目标是为自己的老婆和家人提供一个充满安全感的生活方式。而不是说一定要赚多少钱,说多少爱。
第三十二集剧情
  米莱忙着代表远大公司在跟方德昭在进行艰苦的谈判,米莱为整个项目开价4.5亿元,溢价近50%,而方德昭公司难以接受。米莱自己也很苦恼,跟方德昭的谈判行为并没有得到远大公司的足够支持,远大公司相信陆涛能有钱将田园乌托邦项目完成,成就一个经典的房地产项目。她去医院探望陆涛时,发现他依然在昏迷中,她无法确定陆涛是否支持她的决定,但作为这个田园乌托邦项目经理,她直观感觉将这个项目卖掉是双赢的策略。她看到夏琳在医院里细心地照顾陆涛,她有些气馁了,醒过来的陆涛看到夏琳在身边还会跟她在一起么?她跟陆涛在大学恋爱到今天,走过了整整10年,中间分分合合,高兴和快乐,失望和绝望,但她从没有后悔过自己所做的一切,这些已经容不得多想了,她迫切需要帮助陆涛解决田园乌托邦项目。她也知道方德昭
文章来源:https://www.liqingbo.cn/blog-17.htm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