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其他

李清波 2013-05-16 其他 31040

高三的那帮兄弟

    不知道是命运的安排还是我自个的选择,文理的分班使我来到了另一个团体,高二(7)班。我的第一个同桌是个大胖子,名叫王子睿,挺恐怖的,别误会,是这个班给我的感觉。一下子看到许多新面孔,让我觉得很陌生,气氛也是怪怪的,主要是阴盛阳衰la,女孩仅有班上人数的1/4少一点,想想以后的生活都不知道怎么过。

  废话少说,直接跳到高三吧。

  高一,我认识的朋友几乎都是女的,而高三认识的朋友几乎都是男的,确实是一个大的突变,但我依然还是接受了下来。不过也未必是件坏事,我们一帮公的在一起,说话也没有太多的束缚,除了讨论游戏就只有电子了。想当年,我们一帮个个都是名人,早操被杨雪峰点名、课上被任课老师点名、逃学就被李xun点名、爬墙就被羊昌茂点名、晚上老爸的电话就来了。接下来也逐渐有了睡神、网神和小说王甚至烟鬼酒爸都出来了。我还记得风云小罗,拿刚买的N95开啤酒瓶,小车围猪圈等事件,可惜的就是去SK买衣服,服务员竟说他脏不给试穿,硬说黑色最适合他,大家真是目呆无奈。

  我们从战队到了3C,从金字塔到深林发夹,从沼泽到迷宫,直到以400开头考上了大学为止,每一步不都流着父母的血汗钱。我们的共同点就是晚上大家一起奋斗,不同点就是白天兄弟们在班里睡觉,而我却在宿舍睡,为此杨雪峰对我特别的关照。

  其实从分班那时起,我就把网名改为不再低调,至于本人依然还是很低调的,虽然我没有上过幼儿园,但从幼儿园到现在,每一年级的老师都很关注我,不是批评就是夸奖。我很兴庆认识这帮朋友,不管是他们跟我在一起,还是我跟他们在一起,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毕竟我们有共同语言。小卡死行可是他对女孩子好,搞笑是他的专长;小罗死皮但是他随和,叫他去哪他都不拒绝又爱买名牌;小老大烟大酒又大吃,可是玩多礼貌懂,就是爱卷起裤脚穿拖拉板;祥侬爱讲来柴话,不时喜欢摸胶小侬的小捏,外表斯文却有点色色的(女孩子说的);才哥什么都不懂,就是棒口白皮像猪美;明叔见女眼睛亮,重友但也偏色,兄弟们也沾他点女人缘啦;纲爸腰挂小包像老板,很少给人面子就是果断大方点;羊爷说来说去还是那两句话,就是忠厚老实爱抢买单;光头佬,性格刚直,不过有点难以琢磨;黎哩美虽不是本班,那估计是李xun安排错了,也算是死党,可以列入黑名单,他的优点和缺点都是那个口;还有我和一些朋友就不多说了,虽说各有各的才华,但那都成为过去了,往事如烟,散就散了吧!可是不管过了多久,我们依然记起曾经一起走过的路。

  结尾,待续……

评论